仰望一座城的“脊梁”

——透視河南鄭州城市建設中的國防維度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魏聯軍 王根成 焦景宏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5-06 09:21

為紀念京漢鐵路大罷工而修建的二七紀念塔,是河南省鄭州市的標志性建筑。徐義文攝

寫在前面

土耳其詩人納喬姆·希格梅說:“人一生有兩樣東西是永遠不能忘卻的,這就是母親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p>

一座城猶如一個人,看得見的是面貌,撐得起的是“脊梁”。

2018年年初,河南省鄭州市傳出喜訊,該市2018年經濟總量首破萬億大關,成功晉級“萬億俱樂部”,常住人口突破千萬,人均生產總值突破10萬元,跨入特大城市行列。今年以來,雖然受疫情影響,整體經濟增速放緩,但鄭州市第一季度生產總值仍穩居河南省第一,恢復勢頭強勁。

支撐鄭州從大到強的強勁動力,不僅是經濟指數,更有精神密碼。

歷史足跡和紅色印跡融入血脈

嵩山南路168號,鄭州博物館。

走進博物館大門,激蕩著戰爭風云的時空畫卷撲面而來:夏商的狼煙、楚漢的烽火、三國的鐵騎……作為我國八大古都之一的鄭州,至今已有3600余年建城史。幾千年來,在這片土地上,上演了說不完的戰爭活劇,吟唱著數不盡的慷慨壯歌。

撥回歷史時針,1921年3月的早春,萬物萌生。伴著五四運動思想破冰,真理曙光初現鄭州。

那天夜晚,一位頭戴禮帽、身穿長袍的青年走進鄭州鐵路職工學校,在黑板上寫下一個“工”字,又在下面添上一個“人”字。他說: “工友們,你們可不矮呀,工人夠上天那么高呢!咱們四萬萬同胞,要并肩前進,建設一個好中國!”

這位在中原大地點燃革命火種的青年叫李大釗。

99年后,歷史的風塵早已淹沒許多足跡,但革命先輩點燃的思想火炬依然在熊熊燃燒。每逢重大節假日,該市管城回族區三益街工人夜校舊址前,仁壽里社區的老黨員徐安都會為游人義務講解李大釗在鄭州傳播真理的故事。

1925年深秋,距李大釗講學處幾公里的操場街(當時中共豫陜區委機關所在地)一所普通民居里,29歲的中共豫陜區委書記王若飛正在積極行動,爭取壯大革命力量。1933年,王若飛被捕,他在獄中用白襯衣撕下的衣角給妻子寫了一封訣別信:“不要為我的犧牲而傷痛……別了,我們在紅旗下聚齊,又在紅旗下分手?!?/p>

魯迅說過,這些九死一生的紅色種子,就是“民族的脊梁”。

4月28日,鄭州市第九中學高三七班舉辦“我和我的祖國”主題朗誦班會,學生劉聞野深情地講述這一故事,講者動情,聽者動容。

忘記就意味著背叛。為了傳承紅色基因、留住紅色記憶,鄭州市先后出版《紅色鄭州》《紅色中原》等讀物,拍攝《鄭州記憶》《鍘刀下的紅梅》等經典劇目;結合鄭州城區及周邊近20家紅色場館和革命舊址,打造精品旅游線路。

城市地標和精神坐標完美契合

為紀念京漢鐵路大罷工而修建的二七紀念塔是鄭州的地理標志,也是精神地標。

2019年6月,由河南日報報業集團等單位組織的“尋找河南當代最美建筑”活動中,二七紀念塔被評為一等獎。

半個世紀以來,這座塔一直是鄭州人民心中的精神燈塔。2019年,鄭州大學等院校聯合抽樣調查,結果顯示,超過七成的游人沒來過鄭州前就知道二七紀念塔,近73%的受訪者到訪過二七紀念塔。

二七紀念塔選址在鄭州,源于兩位領導罷工的工人領袖——鄭州分工會負責人汪勝友、司文德血灑此地。

鄭州被稱為 “火車拉來的城市”。1923年2月4日,火車鍋爐工黃正興把爐火燒得通紅,將三排汽笛調到最大音量。9點整,他奮力拉響汽笛——這是京漢鐵路兩萬多工人大罷工的號令,3個小時內,1200余公里的京漢鐵路全線癱瘓。

3天后,反動軍閥吳佩孚血腥鎮壓,工人運動領袖林祥謙、施洋等52人被殺,40多人被捕。

那一天,中原大地天降暴雪,革命烈士飛濺的鮮血灑滿雪地、浸入歷史,成為鄭州血紅雪白的沉痛記憶。

“二七紀念塔有‘鄭州徽章’之譽,每年游人達200萬人以上?!倍呒o念塔講解員蘇靖涵介紹。

記者駐足二七紀念塔下,塔頂奏響的《東方紅》樂聲響徹耳畔,這一樂曲每日整點播放,如同這座城市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和國防教育的“上課鈴”。

巍巍嵩岳大地,這樣的紅色殿堂俯拾皆是,主動前來接受精神洗禮的人們絡繹不絕。

近日,鞏義市委將主題教育課堂搬到八路軍太行第八軍分區革命舊址前,講解員聲情并茂地解說那段革命歷史——

1937年深秋,張嶺村郎中張蔭南將兒女和外孫3人送往延安參軍。臨行前夜,他縱淚揮筆:“明知行役苦,不忍便留汝……相會如有期,同向光明路?!倍笥置皻⑸碇U,把八路軍情報站設在家里。

鞏義市委書記袁三軍說:“戰爭年代,老百姓和八路軍生死相依、同仇敵愾,紅色歷史中的家國情懷需要我們世代守望!”

去年9月,抗日民族英雄楊靖宇將軍、彭雪楓將軍紀念像相繼在鄭州抗日紀念廣場落成;正在全面升級改造的河南革命軍史館,將為鄭州增加一座紅色殿堂。

當前是征兵準備的關鍵期。鄭州警備區組織由25名優秀大學生、抗疫典型組成的國防教育宣講團,通過網絡課堂為鄭州60多所高校、10萬余名大學生進行視頻直播。一個個紅色故事點燃青春胸膛,6300余名大學生通過全國征兵網報名應征。新學期開學之后,這個警備區聯合教育部門繼續推進“全軍十位掛像英模畫像進校園”活動,將活動覆蓋到該市所有中小學校,力求在學生心中樹起崇尚英雄的“航標燈”。

經濟脈動和國防律動同頻共振

奔騰咆哮的九曲黃河,在鄭州市西北方向拐了一道急彎。

如今的黃河花園口,風景秀美,游人如織?;厮輾v史,82年前,這里曾記錄下一段悲愴屈辱的民族血淚史。

1938年5月19日,侵華日軍攻陷徐州,沿隴海線西犯,鄭州危急,華中震動。為阻日軍西進,國民黨政府決定“以水代兵”,下令扒開黃河花園口,豫皖蘇44個縣1000多萬人受災,89萬人死亡。

近年來,在花園口“一九三八年扒口處”紀念碑前開展國防教育成為該市的一個傳統。鄭州市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張建偉感慨萬千:“國防是一座城市最堅固的城墻,沒有國防作保障,戰爭來臨時,城市就是待宰的羔羊!”

1948年10月22日,新華社從鄭州前線發出一份由毛澤東擬定的急電:“我中原人民解放軍于今日占領鄭州。守敵向北面逃竄……鄭州為平漢、隴海兩大鐵路的交點,歷來為軍事重鎮……”

鄭州戰役前,朱德曾說,解決中原就等于解決了全中國,自古誰得中原,誰得天下。

當年,僅有2.4平方公里的鄭州城,如今已是面積達7446平方公里的國家中心城市,全國重要的鐵路、航空、電力樞紐,在全國戰略大棋盤上舉足輕重:“米”字形高鐵布局和區縣高速公路網相連的格局,形成2小時“經濟圈”,也構成輻射全國的“國防圈”。

美軍《聯合城市戰綱要》認為:大城市是21世紀戰爭和戰役的重心。鄭州市領導介紹,他們統籌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布局,圍繞保障部隊快速機動問題,探索研究以高速公路、高鐵運輸和航空投送為載體的“大交通、大戰備、大保障”立體支前模式,依托國際物流中心建成20余個軍民通用器材裝備儲運保障基地。

如今,站在鄭州新地標——高280米的CBD商務中心 “大玉米”前,滿目繁華景象,時尚而濃烈的商業氣息撲面而來。穿行鄭州街頭,不僅能感受到鄭州城市建設中的經濟脈動,更能體會到這座城市的國防律動。

4月29日,鄭州市民兵整組工作中,一批民兵新質力量亮相演練場,被譽為“空中ICU”的直升機偵察救援分隊受命出動。坐落于CBD商務中心內的某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領導和員工對國防建設有特殊感情,他們說:“直升機出動一次要花費上萬元,但為國防飛行不計報酬!”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闭勂疣嵵菔忻竦募覈閼?,鄭州警備區政委白江民說,“社會物質財富越豐富,國家安全需求就越高,就越需要每一名公民參與、建設和奉獻國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